首页    ︱    评促会    ︱    唐山评促会大事记    ︱    梨园速递    ︱    评剧票友    ︱    评剧春秋    ︱    视频    ︱    评剧课堂    ︱    评剧节    ︱    精彩瞬间
更多>>
·“三羊”联手“画”羊年
·薛彩云
·王玉萍
·孟久齐
·孙秀荣
·李秀娟
·康岚
·郝凤艳
·葛淑艳
·丁晓英
薛彩云
邸绍先
王玉萍
孙秀荣
更多>>
 
娃娃喜获奖评剧代代传
陈易新
 
您当前的位置: 唐山评剧网 > 评促会

艺神德美氍毹逐梦

2015-12-14 12:36 来源:
—追忆我的祖父评剧艺人侯占峰
   我的祖父是一位唐山地区比较有声望的老一辈评剧艺人,曾在唐山市评剧三团和玉田县评剧团担纲主演。他从迁安农村长大,评剧艺术是他一生的钟爱。从爱听到爱唱,从一名票友,半路出家成为一名专业演员,再从一名“帽戏”演员跃升为挑梁的“英俊小生”,我的祖父侯占峰把全部的精力都奉献给了评剧舞台,成就了自己艺神德美的氍毹梦。
   祖父生于1933年8月22日,2005年2月9日因脑出血病发辞世,享年73岁。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祖父已经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祖父留给我的有形记忆就是他的艺术影集,有小生的,有老生的,有黑白的,有彩色的;还有一些舞台视频资料,有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八十年代的,还有七十年代的,非常珍贵;还有祖父的“靴包”(靴子、网子、大领、水纱等)。每当翻看祖父的遗物,他的音容笑貌、我与祖父之间的点点滴滴都会依稀浮现在眼前。祖父为人谦虚低调,做事勤奋用心,对评剧艺术执着追求、精益求精、平心坚守成为我人生的精神食粮和力量源泉。
听祖父说,他小的时候在迁安老家评剧很盛行,有很多的业余评剧团。农闲时节,锣鼓一响,大弦一拉,唱戏、听戏是庄稼人最主要的精神文化生活。《杜十娘》、《绣鞋记》、《朱买臣休妻》等传统剧目,台上演员有模有样,台下观众百看不厌。祖父在这样的氛围里长大,从十几岁就加入业余评剧团上台唱戏,演小生,而且逐渐的小有名气了。在那个年代,迁安也出了好多杰出的评剧演员,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坐地炮”刘子西就是迁安佛峪院村人,也就是后来评剧大师韩少云先生的师傅。
一个偶然的机会,祖父进入了专业剧团。有一年,当时的评剧名伶刘鸿霞与丈夫常青(琴师)来迁安搭班唱戏,用村里业余评剧团的班底卖票演出,她选定了我的祖父与她配戏演小生。虽然刘鸿霞是享誉关内外的名角,但是祖父跟她配戏并没有胆怯。他台下细细揣摩,刻苦练习,台上一丝不苟,用心表演。第一个打炮戏是《杜十娘》,祖父扮演李甲,与刘鸿霞配合默契,表演细腻入心,拿捏准确,恰到好处,演出异常火爆,据说戏台搭在村里一户沈姓的老宅院里,连墙头上都站满了观众。一场戏下来,刘鸿霞对我的祖父刮目相看,挑起大拇指对祖父说:“是这里的虫儿”。两人一连演出了半个月,场场出彩。在合作演出的过程中,祖父与刘鸿霞一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演出结束后,刘鸿霞与祖父商量,欲带祖父回东北,长期搭档演出。但由于当时家里的实际情况,祖父还是婉言谢绝了。对此,刘鸿霞一家深感遗憾。于是,刘鸿霞将祖父引荐给了当时唐山市评剧三团的创始人刘桂森,就这样祖父进入了专业评剧团。
   1954年,祖父来到唐山小山天乐戏院,正式加入了唐山市评剧三团既唐山郊区评剧团,主攻小生,与当时评剧界老前辈花月英、朱紫霞等同台演出。祖父曾经回忆说,刚进剧团那天晚上,正好演出《游龟山》,当时有个“兵头”饰演剧中的“犬形”。在上场之前,用轻蔑的眼光看了一眼在农村晒得黝黑的祖父说:“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演员啊?好好看着啊,我这活儿以后就是你的了”。这句话里包含了一万个看不起。那时,祖父暗下决心,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出人头地。
虽然进了专业剧团,但毕竟半路出家,不是科班出身,好多程式化的表演都不规矩,上台只有“跑龙套”的份儿。在这种情况下,祖父总是追着前辈们请教,从跑圆场开始练起,板带长期扎在身上,演出之外的时间全部用来练功。看到祖父勤奋好学,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同行们也都主动过来指点。当时一位“麻师兄”,每天都会用一根秫秸棍代替马鞭,教祖父练马趟子。后来,团里安排祖父演“帽戏”,一折《杜十娘》让大家眼前一亮,一炮打响。从那儿以后,祖父演出的机会就越来越多了,由“帽戏”演员,逐渐成了剧团的当家小生。《吕布戏貂蝉》、《夜宿花厅》、《李香莲卖画》、《梅香》、《密建游宫》、《谢瑶环》、《李双双》等都是祖父常演的剧目。几年间,祖父在唐山市评剧三团越演越红,也成为在唐山地域比较有影响的小生演员。演出海报上,祖父的名字之前都会冠以“英俊小生”的美誉。
1960年,由于机构调整,祖父所在的唐山市评剧三团全团调往玉田县,更名为玉田县评剧团。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全国热演革命样板戏,玉田县评剧团一度改为玉田县京剧团。祖父也投入到了样板戏演出的热潮中,京剧《沙家浜》中的刁德一是祖父常演的角色,也是好评如潮,轰动一时。在文革期间,祖父也被安上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成为斗争的对象,不准演出,还被下放到玉田县北部山区的一个采石场“劳动改造”。即使是这样,祖父也没有放弃他钟爱的艺术,经常偷偷的练功、喊嗓,偶尔也偷偷的唱上两口,为“难友”们驱乏解闷,因为他坚信,总有一天会重返舞台。
文革结束后,祖国的戏剧百花园又迎来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春天。祖父被平反落实了政策,恢复了工作,玉田县评剧团也重新挂牌。从那时起,祖父由小生行当改为老生行当。1981年,玉田县评剧团在“文革”后首开先河,恢复了传统评剧《秦香莲》,祖父饰演王延伶,特约洪影饰演陈世美,当时连演一个月,使得唐山地区的专业剧团以及广大观众都非常振奋。
   祖父在舞台上扮相俊美,嗓音韵味醇厚,表演飘逸洒脱,塑造人物形、神兼备,在唐山和天津地区拥有一大批粉丝,被誉为“艺神德美,英俊小生”。 记得1996年剧团在唐山开平影剧院演出时还有当年的老观众们如今都已经是年逾花甲的老人去后台询问、看望当年《梅香》中的二公子·····。因为身体情况祖父于八十年代中期就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但是他深恋着这方舞台,退休后,一直在各个剧目中饰演着主要角色,直至2001年初患脑血栓后才退出了自己钟爱一生的评剧舞台。祖父的因病退出迫使剧团好多剧目不能上演,有的角色甚至一直到剧团解体也未曾有人替补,成为了永久的遗憾。
祖父是感恩戴德的人,那些帮过他的人,他记了一辈子。他常忆起给予他机会的名伶刘鸿霞,常谈起第一次在唐山唱戏时为他打点“靴包”的大师姐,至今我家里还留着哪位的大师姐的一张黑白照片,那是祖父最珍惜的东西。当年教祖父练习“马趟子”的“麻师兄”无儿无女,麻师兄去世的时候,是我的祖父在墓地用镐子刨开了第一镐土,行了“孝子”的礼节。因为按照当地的习俗,要由逝者的儿子来刨开墓地的第一镐土。因为自己一生经历坎坷,所以祖父对年轻演员呵护有加,言传身教毫无保留。
祖父近50年的评剧舞台生涯中,演出了近200个传统和现代剧目,年龄不同、身份各异、性格相迥的剧中人物,他都能塑造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我敬佩我的祖父,他的舞台生涯伴随着无数的鲜花和掌声,但他心如止水,淡泊名利,只为自己钟爱的艺术而求索。如今我们的评剧艺术有了更大的发展和更广泛的普及,连续九届中国评剧艺术节催生了百余部优秀剧目。在唐山,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评剧人时刻都在为我们家乡戏的繁荣发展付出着努力。我们的评剧艺术明天会更好!
最后用四句小诗作为本文的结束语,更是对祖父一生艺术追求的一个写照!
粉墨春秋历沧桑,
奸佞忠臣伴君王。
此身曾化千百万,
一曲评腔世代扬。
 
 
 
 
 
  作者: 侯建江
友情链接: 环渤海新闻网 中国评剧网 粉墨登场 宇扬评剧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